绿氢“弃子”如何“救赎”?

炒股知识04月24日

作者 | 刘超然

阅读所需约8分钟

近期氢能板块消息频频,催化了二级市场氢能源板块表现活跃。

11月30日,中石化宣布我国首个万吨级光伏绿氢示范项目启动,将是全球最大光伏绿氢生产项目,投产后年产绿氢可达2万吨;12月4日,亿华通就氢燃料电池技术创新与产业发展进行调研,现场见证240kW氢燃料电池发动机G20+首发;12月5日,国家电投华中氢能产业基地、国内目前最大的氢燃料电池质子交换膜生产线正式投产,生产线产能30万平方米/年,可生产厚度8-20微米的质子交换膜,产品性能指标相当或优于国内外同类产品,现已实现在大功率燃料电池电堆应用,达产后可同时满足2万辆燃料电池车的需求。

由于陆续出台的多个重磅政策文件,对氢能前景进行展望。多地也相继发布十四五氢能产业规划,布局未来氢能基础设施建设。政策的统一体现了对氢能产业链的大力扶持,叠加行业本身成长潜力较大,氢能源产业链上制氢、储运以及核心部件和应用全产业链都有一定高度投资价值。

从11月中下旬开始,氢能源概念就已经蠢蠢欲动,半个月时间里又催生了一波股票的暴涨,京城股份(600860.SH)从11月19日开始,股价翻了3.96倍,股价达近5年来的新高,公司以氢产业链中游储存相关;美锦能源(000723.SZ)半月上涨超过50%;中泰股份(300435.SH)最高上涨超过70%;亿利洁能(600277.SH)6个交易日上涨超过40%。

但是相比之下,同为站在氢能源风口,宝丰能源近5个交易日涨幅仅8.9%,近一个月涨幅仅17.7%,相比其他氢能源概念股,表现差强人意。

被市场遗忘的基础化工龙头?

在宝丰能源布局氢能源之前,公司的主营业务其实是现代煤化工,其业务主要分为三块,根据公司2020年年报显示,烯烃产品为拳头产品,营收可达92.2亿,占比58%,毛利42.77%;焦化产品营收52亿,占比32.7%,毛利53.55%;精细化工产品营收14.5亿,占比9.1%,毛利28.86%;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入161.96亿元,同比增长43.34%;归母扣非净利润55.27亿元,同比增长66.47%;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7.29亿元,同比增长51.62%;归母扣非净利润16.57亿元,同比增长32.21%。

可见,虽然公司在氢能源有所布局,但貌似尚未带来实质性的收入增量。而且作为超千亿市值的上市公司,在化工行业高景气下,业绩增长并不算亮眼;即使身处基础化工板块,公司在二级市场表现并不尽如人意,在今年化工板块高景气的状况下,公司在年内各区间涨幅的表现基本都跑输行业指数。际华集团股吧###

其实从同行业情况来看,截止12月20日收盘,宝丰能源市值可达1300亿,排在后面的华鲁恒升(600426.SH)市值仅有690亿,从市值方面来看,宝丰能源的确是行业巨头,但是从业务收入来看,公司的业绩仅能排在细分行业的第四名,即使是毛利和净利方面也无法排到第一。

收入与市值不匹配,可能是宝丰能源被质疑阶段性高估的原因之一。

布局绿氢能否助公司突破天花板

由于今年疫情的反复,导致全球经济低迷,而各大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又导致了全球通胀的预期;在全球通胀预期下,普遍利好周期股,这也是今年周期股处于高景气的重要原因,基础化工成为直接受益的板块,据统计,化学化工板块今年涨幅超过100%。

但是宝丰能源依然无法摆脱强周期行业的业绩波动属性,需要受到整个大宗商品和化工产业的价格走势的影响。而且传统黑色能源并非国家政策导向,天花板将近,这也是公司表现低迷的重要原因之一。

于是,宝丰能源布局氢能源,保证主业稳定前提下,逐渐开辟第二业务维度。

2021年4月宝丰能源拟以自有资金10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通过太阳能发电制取绿氢用于化工生产。根据公告显现,该项目将建设全球单厂规模最大的太阳能电解水制氢项目,可年产2.4亿标方绿氢和1.2亿标方绿氧,成为已知全球单厂规模最大的电解制氢项目。

其实早在2018年宝丰能源就启动氢能产业布局,公司联合燕宝慈善基金会捐赠1亿元成立了清华大学全球气候变化和绿色发展专项基金;

2019年宝丰能源布局氢能产业,启动200MW光伏发电及2万标方/小时电解水制氢储能及综合应用示范项目,该项目采用新能源发电+电解水制绿氢绿氧直供煤化工的新模式。

根据宁夏回族自治区能耗双控三年行动计划,到2022年宁夏绿氢生产规模将达到10万吨/年,而按照宝丰目前绿氢生产产能规划来看,将占宁夏绿氢规划产能的近四分之一。

据统计,1975年至2019年,全球氢气需求由不到2000万吨增长至超过7000万吨,预计到2070年全球对氢气的需求将达到5.2亿吨。近两年,美国、日本、韩国、欧盟均采取了较大的政策力度加码氢能源产业,并出台了相关经济路径规划,力争领跑该赛道。

降本增效是行业发展的重要标志。随着新能源发电的高景气度,也为绿氢的发展带来了曙光。随着光伏、风电的进一步降本,预计到2030年国内部分可再生资源优势区域,其度电成本到达到0.1-0.15元/KWh,绿氢成本将从2020年的30.8元/kg快速降至16.9元/kg,实现与灰氢平价。际华集团股吧###

可见宝丰能源对于氢能源布局还是具有相当的前瞻性,但是为何在这次风口上并没有较强的表现?

首当其冲的是从公司最新季报中来看,公司布局氢能源并未给公司带来增量收入;而且由于公司布局偏上游,竞争激烈,进入壁垒较弱,各大能源巨头也都提前进行了布局,例如潍柴动力、中石化等这类国企,具有较强的资金实力和股东背景。因此导致资本市场对宝丰的氢能源业务预期不太乐观。

其次,氢能源并非是当前资产市场的新鲜概念,在2018年就过一次风口。只是当前在双碳的催化下,氢能源重新作为最完美的新能源又被推上了风口。而不同于2018年的是,大胆推测本次炒作更大一部分会产生在产业链中下游,那些拥有真正储运氢能源技术的企业。其实氢能源赛道未来万亿市场规模早已不是秘密,但为何迟迟没有新的突破,大概率是由于整体氢能源产业链的中下游仍然在一个初级的发展阶段,技术影响因素相当大,有太多环节需要迭代精进。

总之,虽然是风口,但风险与机遇并存。